<meter id="ldbpt"></meter>

    <menuitem id="ldbpt"></menuitem>
    <cite id="ldbpt"><video id="ldbpt"></video></cite>
    <menuitem id="ldbpt"></menuitem>

    <meter id="ldbpt"></meter>

      <menuitem id="ldbpt"></menuitem>

          <menuitem id="ldbpt"><i id="ldbpt"></i></menuitem><font id="ldbpt"></font>
          當前位置:服裝資訊 > 品牌 > 深陷困境,寺庫還能撐多久?

          深陷困境,寺庫還能撐多久?

          面對種種問題,不禁讓人擔憂曾經的「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已經走到了盡頭嗎?

            據企查查APP顯示,奢侈品電商平臺寺庫日前因拖欠入駐商家貨款,被商家起訴至法院,最終被判決支付貨款并退還保 證金共計136萬余元。

            股價暴跌、面臨退市、資金鏈緊張、欠薪、消費者維權,從去年開始寺庫就屢屢被曝光負面新聞。在如今中國境內奢侈品消費大增長的背景下,寺庫的路似乎越走越窄,如今已經站在退市的邊緣。

            面對種種問題,不禁讓人擔憂曾經的「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已經走到了盡頭嗎?

            風光的曾經

            2007年,在山東做傳統家電代理的李日學第一次拿到風 險投資,彼時的李日學嗅到了電商的風口,創立高端家電平臺綠魔方網。

            2008年7月,李日學創辦寺庫,憑借著奢侈品電商服務的差異化路徑,在垂直電商領域寺庫獲得多筆融資支持。成立初期,寺庫主營業務涉及奢侈品網上銷售、實體體驗會所、奢侈品鑒定、養護服務等方面。相比Farfetch、YNAP等國外知名的奢侈品電商品牌,寺庫有著非常明顯的地緣優勢,也更加迎合國人的消費習慣。

            「買電器能想到京東,買女裝想到淘寶,買奢侈品想到寺庫?!惯@是寺庫創始人李日學對寺庫最初的品牌設想。

            2017年可以說是寺庫全面爆發的一年。2017年北京時間9月22日晚21點22分,寺庫正式敲響納斯達克的開市鐘,成功在美股掛牌交易,股票代碼為「SECO」,成為「中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首日即破發,以12.1美元/股開盤。

            上市成為了寺庫的巔 峰,其市值曾一度達到了7.7億美元,2017財年全年,寺庫GMV達到52.264億元人民 幣,較去年同期增長51.6%;凈收入人 民幣37.405億元,同比增長44.2%。同年,寺庫新增了80個合作品牌,其中Corto Moltedo、Forevermark、House of Fraser等海外品牌都是首 次登陸中國在線平臺。

            那時的寺庫,從成交額和收入的的增長速度來看,表現都遠超于行業平均24%的增幅,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大步快跑的中國奢侈品互聯網公司,迅速攻略全球奢侈品市場。

            根據財報顯示,2018財年內寺庫實現了53.88億元營收,同比增長44.04%;2019財年內寺庫實現68.46億元營收,同比增長27.06%,雖然,營收增幅一直處于下降態勢,但一直出于盈 利狀態。但隨著2020年疫情的開始,寺庫的局面急轉直下,呈現出了另一番“景象”。

            不曾想到,不到5年的時間,曾經風光無 限的寺庫竟然陷入如此僵局。

            沒落的開始

            去年開始,寺庫頻繁傳出資金鏈斷裂、拖欠員工薪資、拖欠貨款,此外,多次因商品質量問題和違反廣告法被罰款的新聞也頻頻出現在公眾面前。

            從2021年年初開始,寺庫時不時就會被曝出資金鏈斷裂的傳聞,曾有多家自稱寺庫供應商的人士在網絡上爆料,稱有上百家供應商未能按時收到寺庫的款項。與此同時,不少自稱是寺庫員工的網友在脈脈等社交媒體上控訴寺庫拖欠員工薪資。

            另一個佐證寺庫資金鏈緊張的,是其被大量凍結的股權。據企查查顯示,2021年下半年至今,寺庫累計被凍結了1.53億股權,被凍結股權標的的企業包括北京寺庫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北京庫銀金科技有限公司、西安寺庫文創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北京寺庫天下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庫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等子公司。

            此外,寺庫還被消費者頻頻在公開投訴平臺上投訴。據黑貓投訴顯示,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庫在該平臺共有8343條相關投訴,其中官方回復7837條,已完成的投訴為3518條,還不到總投訴量的半數。消費者在黑貓投訴上對寺庫的滿意度只有三星。

            投訴理由主要集中在不發貨、不退款方面。從黑貓投訴近期的投訴來看,從2021年雙十一之后,大量網友在寺庫平臺拍下的商品遲遲不發貨,申請退款之后也始終不予退款,客服也聯系不到。好不容易聯系上客服,對方卻表示系統升級,退款時間不確定。

            雪上加霜的是,寺庫還被扒出直播數據造假。2020年6月寺庫在快手做了一場專場直播,終場戰報宣稱成交總額1.05億元,但網友通過第三方數據平臺查詢發現,當晚該主播小伊伊銷售額只有867.03萬,根本沒有上億。

            此外,由于涉及的法律訴訟太多,寺庫多次傳出被凍結股權的消息。天眼查資料顯示,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2021年11月16日新增股權凍結信息,被凍結股權1.2億元。11月中下旬,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新增1000萬元股權被凍結信息,11月份寺庫累計被凍結股權數額達1.6億元。

            1月5日,每日經濟新聞報道寺庫目前已經累計被凍結1.53億持有的股份,涉及的企業包括上海寺庫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北京庫銀金控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奢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

            同時,這幾年我國奢侈品的市場潛力巨大,入局的玩家也越來越多。根據貝恩的報告《2020年中國奢侈品市場:勢不可擋》,中國內地在全球市場的占比從2019年的11%上升到2020年的20%,且預計這一數據還會繼續增長。 

            艾瑞咨詢發布的《2021年中國閑置高端消費品零售行業研究報告》也顯示,2020年中國閑置高端消費品零售行業市場規模已經達到510.1億元,2025年這一數字可能會達到2080億元的高度。

            市場吸引力巨大,引來無數「英雄」同臺競技,如今二手奢侈品市場的頭部玩家還有紅布林、妃魚、胖虎等,這些平臺很多已經獲得了多輪融資。 

            巨頭也下場加入奢侈品混戰,阿里發布了天貓奢品,京東打造了奢品矩陣。而奢侈品品牌的銷售觸角也非常深,除了線下門店外,奢侈品品牌自有的線上商城、小程序、直播等渠道都可以銷售正品。相比之下,奢侈品牌自有的官方店更受消費者信賴。

            無力的自救

            國內奢侈品市場潛力大,但同時奢侈品電商盈 利空間有限,發展容易陷入瓶頸,寺庫也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

            因此從2013年左右開始,寺庫就積極往多元化方向布局,拓展珠寶首飾、美妝護膚、服裝等品類,豪車私人飛機游艇等高價值商品。寺庫CEO李日學曾說過,寺庫并不只是奢侈品電商,而是定位于高端消費的服務平臺。

            2015年開始,寺庫上線豪車板塊,先后與瑪莎拉蒂、蘭博基尼等豪車品牌合作全球首 發,10臺瑪莎拉蒂新品SUV 1小時售罄。

            上市后,寺庫以高端消費和新零售場景為中心進行戰略布局。2017年11月,寺庫宣布啟動 「5+2+1」戰略,即推動青島、長沙、杭州、廈門、天津五大城市的線下體驗中心、兩大高端定制酒店和一批品牌旗艦店的落地。

            2018年,寺庫還瞄準了下沉市場,推出社交電商「庫店」,商品主要是食品生鮮、百貨家居、美妝護膚等品類,產品銷售方式主要是通過招募店主以及社交裂變的方式。據寺庫介紹,上線6個月后,庫店擁有了10萬店主,平臺GMV突破了1億元。

            雖然庫店取得了一些成績,可畢竟社交電商的玩家已經很多,庫店既沒有先發優勢、也沒有流量優勢,2019年6月傳出裁員消息之后就消失了。

            2018年十周年,寺庫迎來了從奢侈品電商向精品生活的蛻變,還啟用全新slogan「給你全世界的美好」,逐漸補充了寺庫商業、寺庫金融、寺庫智能、寺庫社群等板塊。

            雖然寺庫在5年里不斷拓展品類,SKU數量達到30萬件,但寺庫在轉型上做的努力卻收效甚微。分析寺庫的財報可見,寺庫的收入結構中,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三季度商品銷售占比分別是96.8%、95.5%、96.7%、95.9%,這四個季度寺庫其他業務板塊貢獻的收入都低于5%,也就是說寺庫的收入來源主要還是來自奢侈品銷售,由此可見寺庫開展的新業務進展不順。 

            為了活下去,寺庫也在趕風口。2020年,寺庫開始聯合短視頻平臺試水直播帶貨。2020年6月6日晚,寺庫與快手、浙江衛視主持人華少開展直播合作,華少1秒鐘售空了寺庫的GUCCI虎頭腰包,10分鐘總成交額超1000萬元。

            次日,寺庫還與快手開啟了「寺庫24小時奢侈品專場」直播。618期間,寺庫還嘗試了「直播+大促」的新玩法,打造奢侈品直播國內、國際兩大陣地。

            2021年,寺庫也加大了對直播帶貨領域的投入。2021年1月,寺庫與美盛文化子公司北京盛媒科技合資設立子公司進行直播帶貨,寺庫提供帶貨產品。2021年3月,寺庫與快手方面合作的奢侈品直播基地啟動運營,該基地擁有7000平方米走播站臺,可供300位大人同時直播。

            然而,在直播帶貨上的努力,并沒有讓寺庫的財務狀況改觀。 

            2020年寺庫由盈轉虧。根據2020年財報,寺庫集團2020年營業收入60.20億元,毛利 潤8.81億元,歸屬于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 潤為-7186.4萬元,而2019年同期盈 利則為1.54億元。

            而這份糟糕的財報一度讓寺庫「拿不出手」,因為延遲發布財報,寺庫還被納斯達克警告。

            進入2021年,寺庫的情況也沒改善多少。未經審計的2021年上半年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寺庫營收15.256億元,去年同期營收23.115億元,同比下降約34%,GMV同比下滑17.7%至50.278億元人民 幣;虧損從去年的3660萬元擴大至3983萬元;毛利 潤為3.025億元,同比減少18.3%。

            股價的情況比財報更不堪。截至2022年1月5日,寺庫收盤價僅為0.433美元。其實2021年11月4日之后,寺庫的收盤價就一直處于1美元以下,根據“納斯達克1美元警告”規則,寺庫如果不申請破產也快要被退市了。

            全面的潰敗讓創始人李日學也招架不住,2021年1月初,李日學就曾表達過希望寺庫被收購,完成私有化,但直到今天都沒有人愿意接手這塊「燙手山芋」。

            沒有人「接盤」,李日學只好自己硬著頭皮繼續尋找寺庫的出路。在2021年7月的寺庫十三周年慶上,李日學宣布啟動新戰略,要在全國范圍內通過直營加盟、聯合合伙人等形式開設超過300家新零售門店「城市第三空間」,為會員提供二手寄賣、養護、鑒定、私人訂制等專業服務。而這一最新動作成效如何,還有待觀察。 

            從電商平臺、社交電商到直播帶貨,這幾年大熱的互聯網玩法寺庫都嘗試過,可惜都沒能幫助其實現自救,重拾消費者和資本市場對它的信心。新的一年,寺庫還能撐多久?

          網站編輯:陳一

          樂趣熱文

          快訊

          熱榜

          精品人妻AV区波多野结衣精品无码三级在线观看视频女人另类牲交ZOZOZO人妻少妇av无码一区二区